去年五一小長假3天,共有1000多人背出《滕王閣序》,獲得景區免費門票。今年“五一”小長假3天,只要游客能完整背出《滕王閣序》,仍可免除50元/人的門票。“落霞與孤鶩齊飛,______。漁舟唱晚,_____,雁陣驚寒,______。”快來填空!你行嗎�4月30日人民網)
  “落霞和孤鶩齊飛,秋水共長天一色”。經典的意義在於,歷經千年風雨,仍無絲毫褪色,卻如陳釀,每一開啟,必是芳香四溢,讓人深感淋漓酣暢。於滕王閣前重溫《滕王閣序》便能獲贈門票,著實是這個假期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能夠背誦《滕王閣序》的人,顯然就有了免費進入的權利,這種看淡游客“錢袋”的行為值得點贊,同時更是景區一場良苦用心的提醒:旅游的意義不僅是身體在路上。
  如果身體和靈魂必有一個在路上,那麼我們多半選擇了隨時出發,於是每逢假期,出外旅游成為了集體狂歡。因為身體在路上,所以旅游業蓬勃興盛。從激烈的名人故鄉之爭,到各景點煞費苦心的攬客方式,從國內游客爆滿的景點到刻上“到此一游”的希腊神殿,只要資金充足,世界各地的景點都如在門前。“從自己待膩了的地方,到別人待膩了的地方。”顯示出了一些人旅游的目的只是一種隨大流的逃避。去的時候帶上食譜,回來的時候裝滿特產,我們留給景區的是一片狼藉,留給自己的是無法觸碰的四肢酸痛。
  於是開始思考旅游的意義,怎能僅在於吃喝、購物?旅游的樂趣在於“逃離”,在於真正給自己一個完全的假期,於山水之間遇見自然,於遠離喧囂之地遇見自己,於名勝古跡中觸摸到歷史的紋理。畢竟城市的車水馬龍已經讓我們飽受了喧鬧之苦,畢竟我們和自然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,畢竟我們在每日的忙碌之中留給自己思考的時間越來越少,畢竟我們需要給自己一個契機,一個喘氣,然後繼續趕路。
  山水是有生命的,也是有性格的,因為山水裡藏滿了故事。“關山難越,誰悲失路之人;萍水相逢,儘是他鄉之客。”滕王閣序的魅力,不在亭的美觀,閣的玲瓏,恰在一位失意的書生壯志難酬、悲愴頓生,讓人潸然淚落。而游覽的意義,在於三分景色,七分心境。有些山水需要帶著心靈來品讀,帶著情懷來欣賞方能體會到景中的意蘊,也方能感受到文化的厚重。非其心清,心靜,不能得景。
  信息爆炸的時代,其滑稽就在於:每個人都離世界那麼近,而世界卻又遙不可及。互聯網真正在世界佈下了“天羅地網”,可悲的是我們被深深囚禁卻渾然不覺。躺卧或行走,視線定格於手機屏幕已成慣性;工作或娛樂,一天不開電腦就仿若與世隔絕。交通工具的發達,頻頻提速的高鐵,地球村的形成消滅了天涯海角的概念,人類能夠知道的區域全部印上了人類的足跡。但悲劇恰恰在於,我們全然征服了空間,卻丟失了自己。我們不停地奔跑,不停地刷屏,以只爭朝夕的速度融入這個世界,卻沒有時間靜下來看看自己,正是:身居牢籠,心為物役。
  每個到此游覽的人都能夠持票參觀滕王閣,但能在浩蕩的人流前停下腳步,與滕王閣前靜立背誦《滕王閣序》的人或許並不多見。正如,每個人都能夠隨心所欲到達心向之地,卻不曾有幾人知道自己出發的目的。一個沒有時間在山水間思考的人,也沒有時間審視自己;就像一個不能靜下來的民族,不能看清自己的來路,也必然不明白自己的去處;一個不能靜下來的時代,又如何預言將來,認識到自身的進步和缺陷?
  文/田佳瑋  (原標題:身體一直在路上,靈魂走在了何方�
創作者介紹

Lied

ku37kuokn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